方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方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北大专家明年可能再继续降低利率7增速足够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6:13:43 阅读: 来源:方管厂家

北大专家:明年可能再继续降低利率 7%增速足够

明年GDP增速如果在7%-7.5%之间,但有足够质量,能真正落到改善民生的实处的话,也就足够了。

专访北大中国经济核算与经济增长研究中心副主任蔡志洲:  “明年GDP增速可定7%-7.5%之间”

如何确定明年经济增长速度,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。  根据十八大要求,2020年地区生产总值(GDP)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,比2010年翻一番。随着今年经济增速比去年有所放慢,目前机构一般预计明年经济增速目标可能在7%左右,低于今年的7.5%。  此前12月12日,全国发展和改革工作会议举行。该会议强调,适应新常态,明年要适应速度变化,促进结构优化,利于动力转换,加强政策创新,使多重目标、多项改革和各类政策之间联动协调平衡。  此前一天12月11日,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。该会议指出, 中国经济正在向形态更高级、分工更复杂、结构更合理的阶段演化,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,经济发展动力正从传统增长点转向新的增长点。  对此,北京大学中国经济核算与经济增长研究中心副主任蔡志洲近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表示,新常态下,中国经济主要靠服务业来拉动增长,这可以更好地解决就业,而速度也不需要太高。“其实我们现在只要有6.6%左右的年均经济增长,就能完成十八大经济增长目标。”  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  《21世纪》:明年的经济工作,根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发改委要求,要把握好新常态,你怎么看?  蔡志洲:新常态,是新提出来的一个概念。目前经济处于三期叠加时期,即前期刺激政策的消化期,结构调整的阵痛期,高速增长变为中高速增长的换挡期。在这种三期叠加的情况下,经济增长的速度暂时会下来。从中国自身的情况看,党的十八大提出了从2010年到2020年(涉及到2016-2020年的十三五时期),我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再翻一番,而由于前几年我国的经济增长率较高,其实我们现在只要有6.6%左右的年均经济增长,就能完成这个增长目标。  党的十八大提出了两个“一百年”的奋斗目标,到2021年建党100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;到2049年,即新中国建国100年时,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。现在的增长率是能够满足这样的长远增长目标的。  《21世纪》:明年坚持以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,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,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,你怎么看。  蔡志洲:中国经济增长的问题现在主要不是速度问题,而是要在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前提下,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,尤其是要注意发展中的环境和资源可持续发展。  从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来看,过去主要靠投资拉动、出口拉动,而出口创汇在相当程度上也是为了得到更多的资金来进行投资,促进经济增长。而投资最终是要为消费服务的,不能为投资而投资,那样最后就会出现问题。  《21世纪》:今年经济增速有些放慢,但是就业形势良好,你怎么看?  蔡志洲:过去那么多年我国的经济增长,主要是以第二产业,尤其是制造业带动。但最近情况不一样了,经济增长明显表现出来第三产业已经代替第二产业,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,不仅增速快于第二产业,所占的比重也超过了第二产业,而第三产业是服务业,服务主要是靠人来提供的,它对劳动力的吸纳能力和潜力都远远超出第二产业。  在欧美发达国家,也都是通过第三产业大量吸收劳动力。  之所以在同样甚至是略低的经济增长率下,反而能够吸纳更多的就业,很重要的关键就是第三产业发展起来,经济结构的变化带来了就业的增长。  明年可能再继续降低利率  《21世纪》:明年经济工作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,且要有力度,你怎么看?  蔡志洲:积极的财政政策有两方面,一是财政收入政策,一是财政支出政策。积极的财政收入政策,主要是体现在减税上,关键是要通过减税减轻企业负担。企业的税收分为生产过程中和生产过程后即事前征税和事后征税。  相比较而言,我国企业的事前征税负担仍然比较大,如营业税和增值税都属于这样一类税,有调整的空间。可以把一部分的事前征税,调整到事后进行。先把企业培育起来,税基大了,税收也可以增加,这是供给学派的重要思想,我们也可以借鉴。  另外就是财政的支出政策,通过扩大财政支出拉动经济,以往的财政刺激政策往往是要鼓励投资,现在应该注重改善民生。  《21世纪》:明年货币政策要更加注重松紧适度,你怎么看?  蔡志洲:货币政策是通过调整货币供应量来实施的,主要有两种办法,一种是货币价格管理,一种是货币数量管理。在发达市场国家一般来说这两者是联系在一起的,管住了一个另外一个就自然也控制住了,所以货币价格管理也就是利率管理是主要工具。  但是中国有一个特殊情况,这就是因为结售汇制度下形成的人民币外汇占款,这其实是我国货币投放的一个重要方式,尤其是前些年,对外贸易顺差很大,外汇占款迅速增加,你用利率来控制货币数量根本就不管用,所以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整成为我国货币数量管理的重要工具。  最近两年,随着我国国际收支的变化,我国外汇占款增长的幅度大大下降了,在这种情况下,就需要补充货币发行,比如降低利率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,以保证经济增长中合适的货币供应。  《21世纪》: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发改委会议提出,明年发挥好投资稳增长的关键作用,你怎么看?  蔡志洲:虽然我国目前投资的增速在放缓,但是规模却相当大,中国的GDP中的将近一半都拿去投资了,这在世界上是少有的,大多数市场经济国家,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新兴国家,也就是30%左右的水平。  投资增速未来有所回落,既是中国消化前期大规模投资、让各种产能充分发挥作用的要求,同时也是我国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上的反映,有其合理性。  整体来讲,目前工业领域产能过剩严重,但是服务业的投资仍然是可以改善的,结构性的机会仍然还有,比如建设学校或医院,改善农村的基础设施,加强环境保护建设,等等。  明年GDP增速定  7%-7.5%之间足够  《21世纪》:2015年首要任务还是保持经济稳定增长,你怎么看明年的经济指标?  蔡志洲:整体来讲,目前经济增长的表现还是可以的。就业、价格指标的完成应还是不错的。  以前每年目标定在7%-8%左右,一般都超额完成至10%,今年比较接近,前三季度经济增速为7.4%,与7.5%左右的目标吻合。  目前整个GDP增速在正常区间里。工业和投资增速下来了,但服务业和消费比重上去了。结构在改善。  今年3.5%物价目标定得是较高。 2%-3%是世界各国控制通货膨胀的一般性目标。从现在的情况看,明年中国可以将物价调控目标定得低一点,这一方面我们的目标可能会发生一些方向上的变化,即由反通胀为主逐渐发展为要避免出现通缩,所以应该是有一个区间。目前,整个中国经济处于产能过剩的阶段,大部分商品都是供给大于需求,整体物价会稍微走低。随着中国经济的恢复,价格指数会慢慢上去,但不可能总是很低,否则经济增长是不能持续的。  其实,经济发展目标不要太多,有几个重要指标就可以了,不一定规定得太细。  制定经济增长目标后,主要靠市场发挥作用,自然会调节产业结构的关系,要充分发挥市场的积极作用。明年GDP增速如果在7%-7.5%之间,但有足够质量,能真正落到改善民生的实处的话,也就足够了。  整体上,目前中国还处于三期叠加期间,还没有完全走入正轨,明年三期叠加的作用会减弱,慢慢达到好的状态,过剩产能会有所消化,产能结构改善了,经济增长从急剧下沉变得比较平稳。明年速度稍微低一点的话,之后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发展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