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方管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122件于右任书法真迹缘何成为一笔糊涂账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20:42:52 阅读: 来源:方管厂家

这几天,一代书圣于右任卫士长卓敬亭之子卓登捐赠给咸阳市政协的122件于右任书法真迹的去向问题在社会掀起了轩然大波。那么,于右任的书法真迹怎么会到卓登手里,他为什么又要捐给咸阳市政协,这些作品到底去了哪里?

昨天下午,记者在三原县于右任纪念馆见到了62岁的卓登先生。卓先生告诉记者, 24年前,也就是1986年,他把父亲卓敬亭当年留下来的“一代书圣”于右任的120多幅书法作品捐给了咸阳市政协。

记者:当时你是在什么样的一种情况下,想着把这一百多件作品捐出去的呢?

卓登:那是真品么,那价值连城,放在农民家里像个啥?国家的财富就要叫政府保管,把这个给政府,让政府给咱保管上,弘扬中国文化应当不应当?

于右任,汉族,1879年出生于我省三原县,早年追随孙中山先生参加辛亥革命,为国民党元老之一。中华民国成立后,历任交通部次长、监察院长等职。于右任先生不仅是民主革命家,而且是中国近代史上少有的书法艺术大家,他首创的“于右任标准草书”,与王羲之、颜真卿一起被誉为“中国书法史三个里程碑”,故而又称“当代草圣”、“近代书圣”。在今年5月北京举办的一场于右任书法作品专场拍卖会上,138件书法作品全部成交,平均单价超过30万元,最高一件成交价200多万元。卓登认为,以此类比,他捐的122件于右任书法作品,价值应在四五千万元以上。

卓登说,于先生特别信任他父亲,当年一直被带在身边做卫士长。在跟随于先生的24年里,他父亲共保留于右任先生书法真迹50大件、122小件。这些书法作品分为两部分,一部分是,于先生平时写书法时对有些不满意的作品让他父亲扔掉,但父亲没舍得扔而是保存了起来;另一部分是1944年他父亲告别于右任回老家时,于先生专门赠送的。他父亲生前一再叮嘱要好好保存这些宝贝,以备急用。没想到,当年正在烽火镇工作的卓登无意中将这件事说了出去。

“那天酒喝多了,跟厂里几个人谝闲传呢,一下说出来这个事儿了,这下村里人回来就给这个王市长汇报这个情况了。这回就闲不下了,省上的政协,咸阳市的,当时孙新民是书记,这些领导都知道这事儿了。”

知道卓家有了这些宝贝以后,一方面政府非常重视,另一方面社会上一些人也开始觊觎这些作品。鉴于这种情况,卓登再三考虑,决定把它捐给咸阳市政协。

卓登:我给了政协以后,经过第二届、第三届,哎,我说这一天整天展出呢么,在这儿展出、那儿展出,咋没叫卓登呢?卓登是捐献人么,为啥给卓登不打招呼呢?我感觉这里面有了问题了,所以说我在第四届、第五届十年间提议案多次,没有一个人给我做答复。

记者在卓登的家中看到了1986年卓登捐赠文物的登记表复印件,登记表上抬头写着“ 卓登同志所捐字画简明登记”,有咸阳市第一任政协主席刘长凯、秘书长路桦、工作人员赵淑娥、恩玉飞及捐赠人卓登的亲笔签名。登记表共4页,每页都盖有咸阳市政协办公室的骑缝章,最后一页还盖有“咸阳政协办公室”的印章。

记者:现在等于从86年你把这些作品捐出去以后,到现在你再没见过?

卓登:哎,没见过,没见过!我提议案都提了多少年,写书面东西多少年,就没见,在哪儿咱就没见过那些东西。

记者:那你有没有继续找过政协,问问他们是咋回事?

卓登:找不顶啥,那都十年了,找了十几年了,不是找了一年两年了对不对?到现在给人没下落。

为了印证卓登的说法,记者电话采访了当年负责接收工作的咸阳市政协退休干部赵素娥。

赵素娥:我只能证实他捐来了,因为是我们登记的。

记者:当时是你登记装裱管理的?

赵素娥:我是其中之一。

除了赵素娥以外,现任咸阳市政协经济科技委员会主任恩玉飞,当年也参与了登记工作。

记者:当时你看到作品有什么情况?

咸阳市政协恩玉飞:有大的有小的,还有个笔筒,122件作品。

那么,这122件作品怎么就突然下落不明了呢?

赵素娥:不是下落不明,是拿出去展览。

记者:拿到哪展出?

赵素娥:深圳。

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 1991年前后,咸阳市政协要举办于右任书法展览。最终,时任三原县委书记批准由三原县政协、三原县委统战部等部门抽调专人布展,时任三原县委顾问的崔德志是负责人之一。这个展览当时以陕西省、咸阳市、三原县三级政协的名义举办。

记者:是不是全部的作品?

咸阳市政协原秘书长雷鸣远:是,全部。

咸阳市政协原秘书长雷鸣远:他(崔德志)负责,回来后,说在办(展览)时他亏了两三万元,要咸阳政协给他拿两三万一补,把字还给咸阳,不补把字就扣了。当时咸阳市政协不承认他有亏空,不给这个钱,他把这字也没还。

因为和咸阳市政协在展览经费这个问题上没有达成共识,这些作品就一直没有还给咸阳市政协。于是记者几经周折找到了崔德志,但是他却始终不愿意正面说出事情的真相。

记者:我们想跟你打听个事儿,听说90年代初的时候咱们三原县这边有人在咸阳市那儿,借过于右任先生的作品,拿到南方的深圳啊一些城市去展出过,有没有这回事?

原三原县委顾问崔德志:说不清。

记者:从哪儿借的你也不知道?

原三原县委顾问崔德志:说不清,东西在三原,在博物馆。

记者:那有多少东西你大概还有印象没?

原三原县委顾问崔德志:没有印象了。这有册子呢。

记者:有册子呢?册子在什么地方?

原三原县委顾问崔德志:博物馆。我交给博物馆了!

于是,记者赶到三原博物馆核实情况。

三原博物馆馆长郝志科:移交于右任作品应该是四十件左右吧。

记者:那从哪里移交的呢?

三原博物馆馆长郝志科:这个是从县上统战部这一块交过来的。

记者:从统战部的谁手里移交的呢?

三原博物馆馆长郝志科:统战部有个叫个崔德志吧,当时好像是县上一个顾问,都叫崔顾问。

三原县博物馆目前只收藏了40多件于右任先生的真迹,那么其余近80件作品到底去了哪里呢?记者从咸阳市政协了解到,昨天下午咸阳市政协召开了紧急会议,商议“如何调查”等问题。对于此事他们“也很想查个水落石出”。

于右任纪念馆首任馆长、于右任书法学会名誉会长张应选说:“这个事情应该追查到底,为啥要追查到底呢,因为这个东西是社会财富,于先生已经不在了,这个东西是属于社会财富,那不是属于他个人的,能有于先生这样有声望的人,这在咱们陕西,陕西又能有几个于右任呢?”

评论员周兴武认为: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》第21条规定,捐赠人有权向受赠人查询捐赠财产的使用、管理情况,并提出意见和建议。对于捐赠人的查询,受赠人应当如实答复。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》,受赠方不仅要妥善保管好受赠财产,每年度还必须向政府有关部门报告受赠财产的使用、管理情况,接受社会监督。然而咸阳市政协并未保护好文物,文物“不翼而飞”,更遑论定期报告文物的管理情况,接受社会监督。捐赠人卓登甚至在咸阳市第四届和第五届政协期间,以政协委员的身份上交提案,要求政协公开这些捐物的下落,都没有结果。

法律的归法律,但法律之外我们更应关注这起疑案的恶果。否则,它伤害的不止是卓登一人,而是一切抱有捐赠善念的人。大家都知道,只有捐赠人的善心得到呵护、慈善精神才能得到发扬。而对捐赠精神的维护,就是要认真对待和破解一起起类似“于右任书法作品捐赠”这样的疑案,让民众看到正义之所在,从而保护公众的捐赠热情。

战棋天下单机版

暴走战姬

元尊传安卓版

众神王座无限金币版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