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方管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揭开大学生黑户骗局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2:45:54 阅读: 来源:方管厂家

在武汉大学湖滨11舍学生宿舍楼4楼的尽头,有间不起眼的配电房,门锁不知被谁砸坏,标识牌也不见踪影。推开房门,里面有张锈迹斑斑、落满灰尘的学生床。这个房间是22岁的张新(化名)曾住过的“学生宿舍”。

4年来,为了读名校,张新交了20多万元费用给中介,在校园上课、住宿。今年5月,临近毕业,他却发现自己没有学籍,有20多人的遭遇和他一样。经过警方和武汉大学调查,一场骗局浮出水面。

编了4年的大学招生骗局

就在配电房的同一层楼,别的学生宿舍都是四人间,有书桌、空调,还有洗手间和阳台。对于住宿上的差别,张新从未找武汉大学反映过,因为有人告诉张新,他是通过“关系”进的武大,“跟别人不一样”。

4年前,18岁的张新高考失利。他父亲一位广东老乡陈东承诺,可以运作到武汉大学,读4年,拿正规毕业证和学位证,但得花15万元“办事费”。

张新一家交钱后不久就收到一张录取通知书和新生入学手册,上写“你被我校金融学专业录取。”通知书上印章显示是“武汉大学”。录取通知书的编号是“8607520”。

同年9月,张新和另外4名同学到了武汉大学。新生在校园里军训,他们却被一名自称张杰的“辅导员老师”开车送到校外一处场所单独训练,结束后就被安排到武汉大学学生宿舍楼的闲置公用房住宿。

张新说,他们4年里跟着武汉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11级经管6班上课,每年向张杰交1.5万元学杂费,却没有学生证、没有饭卡,进不去图书馆,上课点名没名字;他们虽然与正规统招生一起住在宿舍楼里,却是楼里的杂物间或是配电房,而且经常换“宿舍”;期中、期末考试在单独教室进行,考试内容和老师教的没任何关系。

张新说:“我们自己也怀疑过,去找张杰,他每次都说‘你们走的是特殊途径,不要声张,正在协调,会尽快解决’,还跟我们讲了好几个先例,我们对顺利毕业抱有很大希望,就没再反映。”

到2015年,张新累计向张杰交了20多万元。即将毕业,他上网查询学籍档案,输入身份证号码后发现“查无此人”。他打电话给张杰,再也没人接听了。

“黑户大学生”潜身校园

记者调查发现,在这起案件中,一些中介谎称“有高校内部关系”,打着“到名校读书、拿正规文凭”的幌子,大肆收取“办事费”,把国内一些高校开办的“第二学士学位”教育,包装成全日制统招生正规本科文凭进行招生诈骗,并大肆敛财。“第二学士学位”是由教育部门批准、部分高校开设的正规教育。只要具备任何高校的大学本科毕业证和学位证,就可申请“第二学士学位”。

中介先通过一些高校工作人员关系,借用高校的场所、师资等资源,安排在高校“就读”,也就是参加“脱产助学班”。但对被招来的学生则谎称是通过特殊途径上的大学,可以同样拿到本科毕业文凭。由于也是在高校上课,具有很大欺骗性。

在学生“借读”的同时,中介安排组织这些人参加自考教育考试,取得其他高校的本科毕业证,一年后再申请学士学位证。等有了本科的毕业证和学位证,就组织参加知名高校开设的两年“第二学士学位”教育,拿到盖有“名校”印章的“学士学位证书”,完成从“自考或电大毕业”到“名校本科生”的包装。

不过早在2013年,武汉大学就取消了“第二学士学位”,但是一些中介还把目标瞄向了其他有权开办“第二学士学位”的高校,这些高校也存在不少像张新这样的不明真相的学生。在武汉大学和其他高校,这样的“黑户”已经形成一个群体,保守估计有数百人。

骗局防不胜防

为何不是校内的学生却能住进学生宿舍楼?案件发生后,学校展开调查,3名学校后勤公司的员工涉嫌与校外不法招生中介勾结,在安排住宿中给予方便。2名后勤相关人员因监管不力负领导责任。今年7月,学校对涉事人员进行了严肃处理,分别对5人给予降级和降工资等行政处分,以及留党察看的党内处分。

另外,此案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,3人均是中介人员。

尽管此案已告一段落,但类似的招生骗局仍在上演。今年8月以来,陕西、四川、湖北、贵州等地大批高考考生频繁接到“招生”电话。

有专家认为,一些中介之所以能在高校校园组织学生听课,在大学教室内考试,说明高校管理也有漏洞。今后高校管理部门要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,包括加强教室使用登记制度,增强老师与学生之间的熟悉,不给非法中介可乘之机。(半月谈网记者 冯国栋)

霍林郭勒职业装定做

莆田订做西服

泸州订做西装

商丘订做工服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