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方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好像有人在说话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5:07:58 阅读: 来源:方管厂家

在一片茂密的丛林里,生活着一只很爱干净的小松鼠。

只要皮毛上有一点污垢,或者尾巴上有一根毛发不顺,他就感到很不舒服,非要把污垢清除掉,把毛发理顺后才心满意足。

有一天,因为风大,树上的一些碎屑落到了小松鼠身上,他便停止觅食,开始整饬毛皮。

“小松鼠,你好!我在你家里休息一会儿可以吗?”

忽然,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到小松鼠耳中。循声望去,小松鼠看到一只黑色的鸟儿,落在了离他不远的树枝上。

“不行!黑乌鸦!”小松鼠没好气地说,“我最讨厌你们这种吃腐肉的鸟儿了,一点都不讲卫生!”

“你——”黑鸟儿被小松鼠抢白的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。过了一会儿,黑鸟儿说:“我不是乌鸦,我是八哥!再说了,即使我是乌鸦,你也不能不问青红皂白的就说乌鸦不讲卫生呀!”

“你说什么,你不是乌鸦?”小松鼠好奇地说,“我没听说过八哥,我只知道乌鸦就是你这个样子的。”

“既然不知道,那就要虚心点!”八哥说,“认错了八哥没什么要紧的,一旦把紫貂认成兔子,那你可就麻烦了!”

“对不起,请原谅我态度不好!”毕竟小松鼠也是一种善良的小动物,他为自己认错了人感到有些不好意思,说话的语气也不再那么强硬了。他很真诚地对八哥说:“我想听听八哥和乌鸦有哪些不同。”

见小松鼠的态度缓和了下来,八哥说:“从大小来说,乌鸦要比八哥大。乌鸦的体长一般在50厘米左右,八哥的体长一般在25厘米左右。从肤色来说,整体看上去我们都是黑色的,其实仔细观察,你会发现我们的初级覆羽和初级飞羽的基部均为白色,因此,在飞行过程中两翅中央有明显的白斑,从下方仰视,两块白斑呈‘八’字型,这也是‘八哥’这一名称的来历。还有,乌鸦的嘴和足都是黑色的,而你看,我们八哥的嘴和足都是鲜黄色的。”

“哦,是不一样!”小松鼠观察着八哥说,“还有呢,乌鸦的头型跟你们的头型也不一样。”小松鼠指着八哥嘴喙上方耸立的额羽说,“乌鸦的头上没有头巾!”

“是的!”八哥说,“所以说我们跟乌鸦是两种不同的鸟儿。不过有一点乌鸦跟我们是一样的,我们都喜欢吃昆虫。”

“哦,我还以为乌鸦只吃腐肉呢!”小松鼠关心地问道,“这么说你是不吃腐肉的了?”

“我不吃腐肉!”八哥说,“我喜欢吃蠕虫、牛虻、蝗虫,也喜欢吃蝼蛄等,总之,我们喜欢吃人类所说的害虫!”

“哦,人类的事情你也知道呀!”小松鼠惊讶地说,“我最害怕跟人类打交道了!”

“也没那么可怕!如果你能做一些对人类有益的事情,他们还会善待你呢!”八哥说,“我这次路过这里,就是要到山那边的农田里帮农民灭虫去,飞到这里累了,想暂时休息一会儿。”

“你尽管在这里休息好了!”小松鼠说,“我们的树林里也有很多害虫,等你帮农民灭完虫以后也帮我们灭一下可以吗?”

“当然可以了!”八哥说,“我正饿了,现在就找些松毛虫吃去!”

八哥在松树上寻找着松毛虫吃起来。

趁八哥吃松毛虫的时间,小松鼠来到八哥面前,把自己想了解一下人类如何对待动物的想法告诉了八哥。

八哥说:“人类是一种很复杂的动物,我也说不清是为什么,有的人对待野生动物就像朋友一样,很热心,有的人却残忍的屠杀野生动物。不过,我毕竟跟人类在一块生活过一段时间,如何跟人类打交道我还是有些经验的。”

“你还跟人类在一块生活过?”小松鼠惊讶地问,“他们是怎么捉住你的?”

“还不是因为我们八哥喜欢唱歌!”八哥说,“有一天傍晚,我跟同伴们在一块唱歌唱得太投入,放松了警惕,结果就被猎人的捕鸟网捉住了。”

“后来呢?”小松鼠关心地问。

“后来,猎人就把我们带到市场去卖了!”八哥说,“我们八哥会唱歌,模仿能力又强,在买主家里,我很快便学会了他们教给我的‘你好’、‘欢迎光临’、‘恭喜发财’等词句。”

“那你是怎么跑出来的?”

八哥说:“刚开始的时候,我每天都想从笼子里跑出来,可是,他们的笼子很结实,根本就不可能让我跑掉。后来,我改变了策略,开始顺应他们的做法。他们看到我很认真地学说话,很高兴地给他们唱歌听,他们以为我不会再跑了,就逐渐把笼门打开,让我到阳台上活动。有一次,我趁他们打开窗户的时间,一翅子就飞了出来。”

“他们肯定会很难过的!”小松鼠说,“他们已经信任你了!”

“是啊!”八哥说,“想想他们对我还是很好的,可是,鸟笼毕竟不是我的家,在他们家里即使吃的再好,也比不上在山林里自由,在山林里呼吸顺畅!”

“有惊无险,你总算回来了!”小松鼠说,“也是多亏了你会唱歌,他们没有伤害你,换了我们松鼠可能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。一旦我被人捉住,等他们玩够了,还不一下子把我摔死!”

“总会有办法活下来的。”八哥说,“要想平安无事,最好就是不被人捉住。”

小松鼠说:“可人太狡猾了,并且他们还都是带着狗和枪来,有好几次我都差一点就被他们捉住,太可怕了!”

八哥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,很高兴地说:“咦,有了!你不会唱歌但你会种树呀!每年你都种下很多树,等这些树长大了,长得茂密了,人就看不见你了!”

“可是他们的狗会嗅到我们的气味的!”说到这里,小松鼠的眼睛里流露出些许伤感。

“唉,也是!”八哥劝慰小松鼠说,“不过,人类看到你们植树造林绿化荒山的份上,也会放你们一条生路的。”

“那我以后就多种一些树!”说到这里,小松鼠好奇地问道,“你用人类的语言说几句话让我听听可以吗?”

“这有什么不可以的!”八哥亮开喉咙大声说道,“‘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……’”

小松鼠和八哥的话,被一只潜伏在灌木丛中的母紫貂听到了。母紫貂今天一早就带着孩子们来到这里,她想趁小松鼠不注意的时候袭击小松鼠。

可是,树上不时传来的说话声令母紫貂感到有些奇怪。她悄悄地对孩子们说:“好像有人在说话!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!”

紫貂妈妈带着小紫貂悄悄地离开了。

紫貂离开时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是引起了小松鼠的警觉。看着不时回头向树上张望的紫貂妈妈,小松鼠心有余悸地说:“好险哪,我居然没有发现他们!他们一定是被你模仿的人说话的声音吓跑的!”

“唉,我们野生动物面对的危险太多了!”八哥叹口气说,“以后我们都要多警觉着点。”

“我有一个要求,不知道你答应不答应?”小松鼠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八哥说。

八哥说:“说吧,什么事?”

小松鼠说:“你灭虫回来后,能不能在我家里住下来,永远把我的家当成你的家?”

“好啊!”八哥说,“不过,我也有个要求,我想请我的好朋友乌鸦也到这片树林来生活,可以吗?”

“这——”小松鼠吞吞吐吐地说,“我只是不喜欢他吃腐肉,因为腐肉有很多细菌!”

“哎,你就别瞎操心了!”八哥说,“不同的动物有不同的生活习惯,不同的生理结构,乌鸦吃了那么多腐肉,也没见过有一只乌鸦是因吃腐肉生病死的。”

“那好吧!”小松鼠说,“就请乌鸦一块来居住吧!”

说到这里,八哥告别小松鼠,向山那边的农田飞去。

没过多久,八哥真的把家搬到了小松鼠废弃不住的树洞里。

在以后的日子里,在这里生活的动物们,经常看到一些黑色的鸟儿在树林间飞来飞去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