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方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名人背后的枪手帝国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20:16:54 阅读: 来源:方管厂家

“现在的图书市场,99%以上的名人传记都是‘枪手’代写的。一年出书在三本以上的‘高产作家’基本都是‘集团运作’。”在图书出版业做了10年“枪手”的刘晓楠(化名)说。

关于韩寒是否有“枪手”代笔的“韩方之争”,从2011年打到了2012年,最新的消息是,韩寒决定“用法律武器打倒方舟子”,而方舟子则宣布,“不仅要揭露韩寒的真面目,还要揪出幕后黑手——《萌芽》杂志社、路金波集团等”。

对此,刘晓楠并不像普通人一样大惊小怪,“韩寒是否有人代笔,我不知道,但代笔这件事很常见。”

近年来,卷入“枪手门”的名人绝非韩寒一个,海岩、汪涵、唐磊……都曾曝出“代笔事件”。

这些闹剧让隐匿在名人背后的“影子写手”浮出水面,一个庞大而成熟的“枪手”商业帝国逐渐展现在大众面前……

枪手:年收入20多万

2003年,还是北京某知名高校大三学生的刘晓楠,应聘成为某科技类出版社的“兼职编辑”,在前辈的指导下,她仅花了三天时间,就用报纸、剪刀、胶水“攒”出了第一本书,当然,署名是一位著名的科普作家。

“这不是欺骗读者吗?”但很快,刘晓楠发现“代笔”行业的专业化和成熟度远超出她的想象,早已是出版行业公开的秘密。

代笔业务的第一步——签署合同。“版权归客户所有”、“永久为客户保密”,巨额的“泄密赔偿金”是最关键的一笔。赔偿金大多为10万~30万元,刘晓楠知道的最贵的一笔高达300万元。“因为客户是一个著名的商界励志名家。”

第二步,客户或出版社支付预付款,金额多为总报酬的三分之一。

第三步,“代笔服务”——按照客户的要求写稿、改稿,直到满意为止。

“从业”十年,刘晓楠自称见过无数名人。“有演艺和体育界明星,有商界大亨,有文学名家,也有官员和著名学者。”“现在图书市场99%以上的名人传记都是‘枪手’代写的。”她透露说,“一年出版图书在三本以上的‘高产作家’基本都是‘集团运作’。”

据刘晓楠介绍,“枪手”多是在校或进入社会时间不长的文科生,也有部分白领,有专职也有兼职,群体庞大。

最初,部分出版社以招聘兼职编辑和撰稿的名义招揽“枪手”,由出版社单线联系,布置任务。随着代笔行业的快速发展,部分民营出版公司干脆成立了“枪手集团”,通过组织化和团体化的运作方式提高成效,专职“枪手”也应运而生。近几年,文化传播公司的兴起使“枪手”们拥有了更光明正大的名头——出版包装团队。

“枪手”的收入水平也在直线上升。据刘晓楠介绍,“入行”之初,代笔的稿酬多在千字50元左右,月收入往往不足3000元。近几年,刘晓楠的稿酬已达到了千字500元的水平,2011年,刘晓楠年收入超过20万。

作家:高产量才有高收入

海岩曾解释过所谓“请枪手”的原委:《五星大饭店》是采用口述记录的方式来创作的,“我把故事、场景、细节及台词一一口述出来,而田博(自曝为海岩的‘枪手’)的工作,便是用电脑做记录,以便我在记录稿上修改。”

著名编剧、中国电视剧编剧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刘和平也曾说,“最痛苦的是我不会打字”,所以“《雍正王朝》以来,都是口述,由助理追着语速打入电脑……十多年来,几百万字,为我代笔者好几人了”。

但据某民营出版社负责人娄伟华(化名)向记者透露,“作家收入低,用名头和产量换收益才是根本。”

据作家出版社社长助理刘方对记者介绍,目前我国仅有两百余名作家是享受国家工资津贴的专业作家,“最高的一个月拿3000元到4000元。”其他都是业余作者。“作家群体的收入主要来源于作品出版所获得的版税,所以,出版量和销量成了决定作家收入水平的关键因素。”

绝大多数作家都很难通过写作获得高收益。韩寒曾算过一笔账:“一本25元的书,一般作者的版税是8%,可以赚2元钱,其中还要交0.3元左右的税,也就是可以赚1.7元。一本书如果卖两万本,已经算是畅销,一个作家两年能写一本,一本可以赚3.4万,一年赚1.7万,如果他光写书,不吃不喝写一百年才够在大城市的城郊买套像样的两居室。”

在这种情况之下,作家们选择与“枪手”合作,通过提高产量的方式获得经济效益。作家石康曾公开表示:“等我赚足2000万,我再去为理想、为不朽、为生命最深处的冲动写作。”

出版社:幕后的大佬

在我国,出版行业一直都属于“专营行业”,直到目前,出版社仍需要国家批准、颁发“牌照”方可运营。据刘方介绍,出版行业的“正规军”仅有570余家。

但除此之外,市场上还存在着一支更加庞大的“编外军”——民营出版公司和文化传播公司,也被称为“书商”。“这些公司先从国有出版社购买书号,然后获得出版图书的权利,再从中获利。”

在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、作家出版社社长何建明的眼中,这些“书商”就是“枪手”充斥出版市场的根源。“正规的出版社必须在获取经济收益的同时保证社会效益。”但“书商”就完全没有了“社会效益”的考虑,“他们的出版活动主要以读者的兴趣为取向,一旦有畅销的苗头,就跟风而上。”

“跟风”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出版物供过于求。刘方算过一笔账,在经济和文化均发展得比较成熟的美国,读者大约2亿左右,每一年出版的新书大约有2万种。相比之下,我国对图书有购买需求和购买能力的读者人群只能以千万计,但每年出版的新书却高达30万种。“这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。”

娄伟华坦承,上述原因“确实有”,但他也提出——“名人”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品牌。在他看来,韩寒、郭敬明也好,姚明、汪涵也罢,“都是出版行业精心打造的品牌,如果从塑造品牌的角度来考虑,集团化的运作和包装都是应该的。”

娄伟华认为,很多“名人”不具备出书的能力,“但很多读者对他的故事有兴趣,希望看到他的书,我们为什么不能帮他出?”在他看来,“畅销的数量就说明了读者买账,谁也没吃亏。”

金融危机中的暖春行业

有读者认为,作家找“枪手”代笔是一种欺骗。

身兼作家和出版人双重身份的王艳则表示,如果读者冲着某位作者的名气而“错”买了一本书,只能证明他不理性。王艳表示,“枪手”与作家之间的合同关系是一种授权行为。“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。关键在于,枪手所写的作品是否达到了作家的水平。”

即使从法律角度来看,“枪手”也并非“罪不可恕”。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博士潘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代笔”属于我国《著作权法》中规定的委托创作行为。“当枪手和作家签订合同之后,就已经让渡了该作品带来的所有权利和义务。”

本溪定做西装

河池制作工作服

黄山西装订制

本溪职业装制作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