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方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Facebook的愚蠢之处不解人性的复杂

发布时间:2020-02-11 03:38:37 阅读: 来源:方管厂家

北京时间 4 月 19 日消息,据国外媒体报道,社交网络 Facebook 推荐“好友”的简单算法实际上愚钝不堪,它根本不了解人际关系尤其是家人关系的复杂性,不知道人们并不希望被疏远的关系反复刺痛。

只分享正面信息,不分享负面生活

几个月前,我的母亲作为“被推荐的好友”突然出现在了 Facebook 上。她的笑容出现在我屏幕的一侧,我忍不住移动鼠标,让它悬浮在她的名字上。

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如果他们的母亲已出现在 Facebook 上,那么他们就肯定已是“好友”了。但是,在五年前,我已开始与父母变得疏远了,多年来一直没有与我的母亲说过话。

曾一度,人们曾热论地讨论过“被遗忘的权利”以及删除你的数字生活的方法。当时,我也尝试过在数字生活中忘掉我的父母。我拒绝了他们的同事和朋友们要求联系的请求,以防止他们生活的点滴不经意地闪过我的脑海,诱使我恋栈不已。

然而,在我母亲的个人资料页面从我的屏幕上弹出的瞬间,我情不自禁地浏览了我父母最近的一些社交活动。这正是我所害怕的:他们似乎过得挺好的,即使没有我在身边。爸爸在科夫斯港的一间房子里贴墙纸,穿着袜子和凉鞋,脸上带着微笑。妈妈在这张照片下留言说:“我心中的英雄正在贴墙纸。”下一张照片则是他们坐在长满小草的山坡上,举着白酒杯,脸上的笑容与阳光一样灿烂。这套相册注明是 2012 年的伦敦。一张又一张照片,均拍摄于英国首都和我现在的家乡。

我知道,你肯定会期待出现电影剧本中常见的情景:这些照片勾起了我的甜美回忆,让我想要结束这种疏离的状态,与家人和好如初;而在遥远的办公室内,马克-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欣慰地微笑着,又一个天使长出了翅膀。

很抱歉,实际生活不是这样的。我的反应就是情不自禁地想:他们怎么能突如其来地来到他们明知自己女儿所生活、呼吸和工作的城市,并笑得那么开心?我啪地关了电脑。我已知道得太多了。

他们洋溢的幸福之情令人震惊,我母亲的个人资料页面上的照片整整一个周都让我感到备受折磨。后来,我想到:如果她看到我的个人资料页面,我也将是微笑回应的。我的页面记录着我最好的时光:野炊、狂欢节以及在巴塞罗那度假。上面没有任何帖子提到我无数个失眠的夜晚和尴尬的时刻——我不得不极力向人们解释为什么“我没有家”。我也没有发布我给他们所写的无数信件的截图,我很想与他们理性地讨论我们之间的问题,并问问我一直想问的问题。

我不得不这样想:我们在社交网络上的个人资料页面所交流的都是一些正面的信息,因此我们都会本能地摆脱忧郁的状况。这揭示了社交网络自相矛盾的本质特点:数字世界让我们与全世界的人“分享我们的生活”,但是它反过来也让我们远离了朋友们真实而丰富的生活体验。

你疏远的人总会不经意地冒出来

个人资料页面所呈现的永久性的网络幸福,实际上展示了那些与周遭关系不和谐的人不稳定的心理状况。美国旧金山心理学博士、疏远关系专家和《当父母伤害你时》(When Parents Hurt)一书的作者约书亚-柯曼(Joshua Coleman)观察发现,“在历史上,我们从未像现在这样亲近我们的家人和朋友。社交媒体一方面允许我们迅速联系到我们爱的人;另一方面又允许那些我们爱的人——或曾经爱过的人——非常便捷地联系到我们,并从世界上几乎任何地方伤害我们。”

他解释了这样做的一个简单方法:“宣布像婚礼这样的重大事件,而又不让家庭成员直接知道,发布被孤立的人不在场时的各种活动照片,从而让他们感到备受折磨。”

由于人们大量地使用照片,这个问题被放大了。对我而言,我看到的父母的那些照片,一方面展示了我不在他们身边时他们的幸福生活;另一方面又让我间接体验到了那种幸福。有那么几分钟,我仿佛与他们一起置身于伦敦,与他们一起感受所有的新奇和兴奋。但不久我立即回过神来:我并不受他们欢迎,他们的幸福生活与我无关。

这可能是一个隐私的问题,因为我母亲的照片所有人都能访问到,即使不是她的网络好友。现在的问题是:社交网络是否能够更加完善,从而帮助那些不愿总是被提醒自己被疏远的人呢?Facebook 宣称自己的一个优势在于:当你在街上遇到某个人的时候,你可能不好意思拒绝他/她;但是在社交网络上,你就能够做到。

长久以来,你在 Facebook 等网站上的隐私设置都被认为难以操作。你可能会说,只有老用户才会有这样的问题,因为他们可能不熟悉网络技术。但是,我从来没有办法阻止我的母亲以“被推荐的好友”的形式突然出现在我们的屏幕上。她通过别人与我建立了联系。我将她的旧邮件存放在一个老账户中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种情形是无法避免的。

它能够帮助改善疏远的关系吗?

需要指出的是,我的经历并不具有代表性。但这样的代沟可让其他人一瞥他们渴望了解的生活。在长大成年的孩子变得疏远时,父母可能会通过他们个人资料上的照片看到新添的孙儿孙女,通过 Twitter 密切关注他们,并通过 LinkedIn 来庆祝他们工作上的成功。

然而,疏远的人可能会发现,社交网站的主要优点在于,它们提供了一个不那么令人畏惧的让家人重归于好的途径。凯文-阿兰(Kevin Allan)曾用社交网络克服了联系其疏远的家人的焦虑。他说,“在社交网络上加某个人为好友,与打电话或登门拜访不同。它的挑战要小很多。”因此,他在 Facebook 上加了他的父亲为好友,这样他就能够了解到他的部分生活了,后来他们还决定见上一面。

对有些人来说,成为 Facebook 好友就相当于与家人有联系,就没有了疏远的耻辱感。对于很多人来说,人际关系的复杂性正是最初导致疏远的原因所在。柯曼说,“当你想要与家人恢复关系时,你有必要想象那个人好的方面。这有助于我们推动这个过程。社交媒体提供了人们实时的成就、活动和共同的兴趣点等信息,能让我们更容易进入对话。”如果社交媒体能够提供个人或事业生活中的积极信息,那么它就可能被视为一种促使人们恢复关系的有效工具。

疏远实际上是一种损失,一种独特的损失。在我的母亲成为“被推荐的朋友”出现在我面前的五年中,我只知道我的母亲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。但是,通过社交网络我才知道了他们具体生活在哪里。我问柯曼,在网络文化如此盛行的时代,疏远家人的可能性还存在吗?他的回答听起来似乎很直白,“有可能,但你首先需要远离电脑。”

要远离电脑很难。我生活在一个需要在网络上现身的世界中,很多人像我一样离开了网络就无法工作。我无法删除我的数字生活。我唯一的选择似乎就是焦虑地等待父母的消息不期而至,从而再次促使我想起苦涩的童年,以及他们否定我的话语。

宠物喂养须知

鬼吹灯龙岭迷窟

鬼吹灯在线阅读

相关阅读